华人女子嫁给了新西兰人,之后的事情很糟心...

0
42
0
10月5日 21:23:36 星期六

华人女子远渡重洋嫁给Kiwi(新西兰人),却因为双方关系恶化和签证问题而身陷危机。

Mei-Chueh Chao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勉励身处同样境遇的妈妈们。

01

“我当场就答应了他的求婚”

Mei出生在台湾(。

作为家里三个孩子里面的老大,Mei是唯一一个离开家出国学习的。她先后在加拿大和美国读书,拿到学位之后回到台湾教英语。

“我很享受和学生们在一起,因为和他们之间是心对心的交流。”

后来,她前往英国攻读博士学位。也是在那个时候,她遇到了后来的Kiwi丈夫。

“我和他在2005年认识,那是我读博的第二年。”

在国外孤身一人的Mei很快就被这位对自己对文化深感兴趣的外国人所吸引。

“我当时想,他能说一点中文,那就能够和我的父母交流了。因为他们一点英文都不会。”

之后,他们开始约会。她得知他曾经结过婚并且有一个儿子。

本来Mei打算在完成学业之后回台湾生活。

2009年,她和男朋友一起回了台湾,并把他介绍给了家人。

“我依然记得我和父母描述他向我求婚的情景。我还告诉他们我当场就答应了他的求婚。”Mei说到这里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的爸爸妈妈听完之后就哭了。到了现在我才懂,他们哭是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每年只能看到我一次了。”

他们在2010年结婚。2016年十月,经过一番挣扎,他们决定定居新西兰一起养育孩子。

“我们决定搬过来,因为他是新西兰人,而且他的父母也在这里。那时候我们有两个孩子,一个1岁,一个4岁。我们都希望孩子们能够和亲人生活在一起。同时我也很相信,把一个孩子养大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

02

“你能够想象吗?你很可能会被遣返。”

但是,把家安在新西兰之后,Mei开始感到孤单。现实与她的预期有很大的出入。

她的身边只有丈夫和丈夫的家人,完全没有自己的交际圈和朋友。

“我全职带孩子,没有自己的朋友,也得不到丈夫的理解。”

几个月之后,Mei打算分居。他们尝试过看婚姻咨询师,但是却毫无帮助。

2018年,丈夫提出离婚。

“他申请了法庭指令。我还记得那天他敲我的门,说我可能会收到法院的文件。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已经申请了两张紧急令。”

Mei当时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威胁,因为她的签证是和本地人结婚才能拿到的,婚姻不存在的话,签证也会自动取消。

“你能够想象吗?你可能会被遣返,而且可能——非常大的可能——你将再也看不到你的孩子了。你不得不回国,并且也得不到一个公平的判决。”

那天她把孩子送去幼儿园之后,就在女性支持中心打了一天电话,希望找到一位律师可以帮她。

但是,无论她怎么找,都没有人愿意接她的案子。

没有人愿意接这种案子,仅仅就是因为这类案子不赚钱。

虽然作为配偶可以申诉,但是过程漫长,而且费用昂贵。所以非常困难。

03

“这种配偶担保签证类别对海外配偶很不公平”

“我当时非常恐慌,于是我上天祈祷,希望我能渡过这一切。”

Mei暗自发愿,如果能找到一个帮助她的律师,她愿意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大家。终于,她找到了一位叫Sarah Croskery-Hewitt的移民律师。

Sarah的客户很多都是移民,她明白他们的需求都很紧急。他们感到无助,通常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移民法和法律系统,英语能力不过关,没有足够的资源也没有意识到人际网络的重要性。

Sarah说这种配偶担保签证类别对海外配偶很不公平。它的问题在于,它把重点放在那些遭遇家庭暴力和虐待的女性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却并不在意如何帮助一个家庭破镜重圆。

“例如,你要向移民局证明你来自一个经济困难的国家,所以没有经济资助;或者你要证明你由于社会偏见而遭受到虐待或者排斥。

Sarah说那些在嫁给Kiwi的婚姻里面受挫的女性,会更加脆弱。

“遣返的威胁和与自己骨肉的分离,这是非常有威力的控制配偶的武器,”她说。

04

“从我的经验来看,我知道移民政策的漏洞在哪里”

Mei认为她的前夫就是利用她的签证的限制来对付她。而她的经历同时也是很多在同样处境的移民女性面临的困境。

“我知道我必须要这样做,必须要说出自己的故事让更多人知道。这些年来我在不同的国家生活过,我明白作为一名移民的滋味。”

“从我的经验来看,我知道移民政策的漏洞在哪里。那些有Kiwi配偶的人,或者配偶有pr的人,他们的对象都可以利用这些漏洞作为武器,能够让自己安全地离开配偶。”

“其次就是家庭法庭。我希望他们意识到这种在移民状态方面的虐待完全是一种精神虐待。”

“而我自己,在很多方面都已经比很多人有优势,例如我的英语能力,统合各种资源的能力。”

“但是,在去年,在最难的时候,我也曾想过放弃,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作为一名单亲妈妈,一名女性移民,我们都走在一条很孤独的路上。所以我想和那些跟我一样处境的妈妈说:如果你想放弃——甚至想结束自己的生命——都不要轻易放弃。”

她希望留在新西兰,因为她希望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能有父母在身边。

“如果生命给你柠檬,就把它做成柠檬水。所以我会这样想:这一次,生命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柠檬,而我会用尽全力去把它变成一杯非常美味的柠檬水。”

去年圣诞节,Mei获得了居民身份。

隧道的尽头总有光明。


    推荐资讯

    "要茶还是咖啡"前想好了!这家美国航空公司饮用水...

    4周前

    罗恩·保罗警告:美国处在史上最大债市泡沫中 终将...

    4周前

    悬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美牌照面临审查(图)

    4周前

    曝赵小兰目前正被国会调查 牵连甚广(图)

    4周前

    要打入美国上层阶级 家庭收入须达这个数目(图)

    4周前

    推荐分类

    办毕业证 成绩单 留信认证

    4小时前

    办毕业证 成绩单 留信认证

    4小时前

    雅房分租

    1年前

    诚请有五年经验的美甲工

    3天前

    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室一厅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