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万助儿舞弊 华男落网

0
3
0
3月15日 5:18:19 星期五

联邦司法部日前公布美国史上最大的大学录取舞弊案,起诉书指出,32名被告家长以向基金会慈善捐款名义,让仲介帮助他们的孩子在考试中作弊或代考。其中有一名华裔被告陈(I-HSIN“JOEY”CHEN),以咨询名义花了7万5000元买通考场人员帮助儿子在ACT考试中舞弊,后在执法人员的钓鱼行动中落网。

起诉书显示,陈是橙县新港滩市居民,在托伦斯有一间仓库,经营航运业及相关服务。他被控串谋信件欺诈(Conspiracy to commit mail fraud)以及诚信服务信件欺诈罪(honest services mail fraud)。

2018年4月陈向一号合作证人(Cooperating Witness 1)运营的“The Key”公司支付7万5000元,让一号合作证人收买二号合作证人,纠正陈的儿子ACT考试答案。而陈的儿子和本案另一名被告Abbotts的女儿同一天在西好莱坞测试中心(West Hollywood Test Center)参加考试,因此陈的儿子在36分满分的ACT考试中考了33分。

2018年4月16日前后,陈向一号合作证人支付了7万5000元作弊代考劳务费,这笔钱被存入了“The Key”的银行账户后,一号合作证人同意向陈先生提供一张假发票,表明该款项是为陈的业务提供“咨询”服务,而此时联邦调查局已经展开钓鱼行动,透过一号合作证人将陈的犯案罪名坐实。

2018年10月23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中,一号合作证人在执法人员指导下告诉陈,他运营的慈善基金会正在接受国税局审查,查询每一笔进入基金会的款项以及用途。而事实上这笔钱是用来帮助陈的儿子在西好莱坞测试中心那场考试中作弊费用。一号合作证人还表示,面对国税局的审查,他可以谎称陈的这笔款项进入基金会后用来帮助贫困儿童。针对这通电话的内容,陈并未产生任何异议。

挂断电话后不久,陈回拨给一号合作证人表示,由于当时开的发票抬头是为陈的业务提供“咨询”服务,如果国税局查到他该如何作答,是回答咨询费用还是用于基金会?一号证人回复,是基金会的咨询费用,陈表示同意。

2019年2月21日,一号合作证人再次在执法人员的指导下打电话给陈,告知他国税局已经完成查帐。一号合作证人表示,当时给陈开的是一张咨询类的假发票,而不是直接向基金会捐款。因此这笔款项与基金会的查帐没有直接关联,才得以逃过国税局的审计。一号合作证人还告知,国税局审计时还质疑为何基金会的帐户中有两笔款项是转给二号合作证人以及考场协调员Igor(另一名被告),并且两笔款项转出是在同一时间。

一号合作证人表示,不管怎样,这件事情过去了,陈支付的7万5000元是用于代考和打点费用,“当时双方也都同意的,二号合作证人在考试中帮你儿子作弊,对吧?”陈没有提出质疑。一号合作证人表示,应该没有问题,这通电话只是想告知陈,查帐已经结束了,一切安然无恙。陈表示那就好。

这些对话内容都是在联调局执法人员掌握中进行,目的是明确陈是如何运作找人帮助他的儿子在考试中舞弊。而这起全美最大的大学舞弊案中,一号合作证人参与了整个计画,并且与其他人一起经营“The 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 LLC”(又被称为The Key),以及非营利组织基金会“The Key Worldwide Foundation”。该一号合作证人已经认罪。



    推荐资讯

    新罕州枪案1死1伤,枪手是11岁男孩!

    3天前

    非洲猪瘟正蔓延 中国50货柜 查获猪肉制品 数量...

    3天前

    本月起 成都、沈阳领馆不处理H-1B和L签证

    4天前

    美国人领养华童 去年大降22%

    4天前

    7.5万助儿舞弊 华男落网

    4天前

    推荐分类

    纽约曼哈顿东村两室一厅出租

    15分钟前

    肯塔基州招女按摩师

    4小时前

    出租单房

    1月前

    GIA 钻石戒指出售

    18小时前

    招司机,高薪,

    18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