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迎春踏青 结伴赏罂粟花

0
8
0
4月14日 17:51:16 星期日

加州阳光明媚,与佛罗里达并称为“阳光之州”。然而,加州生态南北有异,南部加州通常少雨,烈日干旱期间漫长,山峦野地多呈黄土萋草。这是除了冬季之外非常普遍的自然常态。

去年暮秋以来老天施暴,先把南北两处的大片丽园美居焚毁,进入仲冬连绵豪雨,再以山洪威胁南加的临山社区。阳光之州的子民头上乌云笼罩,当有人悲观难见天日之际,大自然却悄悄地以回天之术,一场冬雨一丝草,草色遥看近却无,渐把烧成焦黑的山岭涂上薄绿。

当南加州的冬季临近尾声,北美各地常有暴风雪施虐时,加州人突然感觉周边的山峦,已经展现出春天的妩媚:绿植覆蓋下的山体显得逶迤灵动,零星的野花在暖阳下徐徐地露出笑脸。虽然南加州的暮冬,晨晚的寒气依然逼人,然而白昼的阳光催人外出,多雨使春夏才有的景象早归,让健行者亲近自然踏青的脚步变得更加勤快。

赏罂粟花,离洛杉矶不算太远。(Getty Images)

赏罂粟花,离洛杉矶不算太远。(Getty Images)

年尾岁首的雨水,滋润了南加州的山麓岭地,唤醒了沉睡泥中的生命。3月上旬,加州罂粟花──州人引以为傲封为州花的橙黄色小花,以漫山遍野的姿色,在洛杉矶东南面埃尔西诺湖(Lake Elsinore)地区的Walker Canyon (行人谷)集中盛开。我们沿15号公路南下“行人谷”赏花,过了Chino Hill在公路左边的山丘,有大片橙黄色的罂粟花,率先夹着绿意映入车窗。虽在南加州生活多年,我们却都是初次见识高速路边野花群落如此风华的盛况。

前往赏花的车群开得愈来愈慢,总算从高速公路出来,并在巨大的空旷地(临时停车场)找到驻车点。停车场出来的人流朝向“行人谷”,各色人等操著不同的语言形成长长的队列,约莫一半以上是为亚裔。携带着大小摄影器材的赏花者,浩浩荡荡朝向着罂粟花谷进发。

加州人热爱 4月6日成罂粟日

罂粟花(Poppy Flower)为罂粟科属的小花,有不同颜色,加州常见的罂粟花橙黄色,属罂粟属(Papaver)亦称虞美人(Papaver Rhoeas)。加州人喜爱草本植物的罂粟花,因其漫山遍野,迎著阳光毫不挑剔地张开,花色艳丽是名副其实的迎春花。现在,加州民间还把4月6日作为“加州罂粟日”。

罂粟花就开在公路两侧的山坡上。(Getty Images)

罂粟花就开在公路两侧的山坡上。(Getty Images)

其实,世人喜爱罂粟花,不仅只有美国加州,欧洲的比利时更把罂粟花(虞美人)定为他们的国花。据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比利时的弗兰德斯地区,成为最为残酷和血腥的战场,在那片土地上死伤无数建筑尽毁,堪称人间地狱,然而,谁曾料到就在那片昔日最残酷的战地,其后竟然开遍了红色的罂粟花,带来生命的气息。受其感悟,比国之人以罂粟花代表国殇,缅怀纪念为国捐躯的烈士,并奉其为国花。原本英联邦中的多个国家,也以胸前衣襟佩戴塑制罂粟花的形式,表达对烈士的悼念之意。因而,罂粟花在这些国家又被称为“国殇花”。

怀着欧洲人对罂粟花之国家习俗的念想,顺着人流迈向加州罂粟花盛开的“行人谷”,我朦胧地感觉贵为加州的州花,罂粟花虽没受到如欧洲人那样的待见,但其忍辱负重的生命力、耀眼花色携来早春天的气息,也许才是其受到加州人青睐的主因吧。草本植物罂粟花的短期绽放后,生命的传承由花籽洒落于贫瘠的山崖、濒海的野地,在各个角落顽强地扎下根基,默默忍受严酷的干旱,等待下一个春天,再展如火般的生命年复一年。

行人谷花海 感受花欲然

走在山道左顾右盼,眼见阳光照射下,丛山间的纵横岭顶,开满了成片成团的罂粟花,犹如燃烧着的火焰。

罂粟花盛开如火。

罂粟花盛开如火。

我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对杜甫“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然。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这首五言诗其中的一句“山青花欲然”,有了确实的感悟和理解。句中之“然”,当作“燃”解。在未有目睹“行人谷”漫山遍野数以百万计的罂粟花前,我曾认为“花欲然”,是诗人杜甫的夸张想像和富于修饰的美文。这天,行人谷盛开的罂粟花为我印证,诗人笔下的花欲“燃”并非夸张,完全来自对自然的真实写照。

我们一行,在“行人谷”的山径寻芳探艳,以各自的眼光和构思摄影,把高岭上腰麓间沟壑旁,宛如花团华锦花毯的罂粟世界,以近中远的手法与天地人物组合。首开罂粟花观赏的行人谷地,有响应数以百万计罂粟花的呼唤,身着艳色服装的模特和美女,为大气的花间美景添入人间气息。罂粟花盛开的绵延丛山丘陵间,青色的野草、紫色的鲁冰花和黄色的野油花交相,形成广泛的阡陌花田中彩色的盛宴。

穿梭于山脊野地,寻觅于道旁崖坡,罂粟花的波浪轮番呈现在身边,远眺近观耳边响起了明朝诗人高启的五言诗:“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我们的迂回摄影,完全与古人一样,“看花还看花”,不知不觉在春风荡漾的“行人谷”摄影复摄影,超过三个多小时。图像定格收藏,通过微信群的频繁图片交流,我们都再又不知不觉,似乎成了人人有大片个个有收获的摄影“发烧友”。

同属不同种 与鸦片无关

时过两日,行文至此,不意间顿感Poppy Flower翻译成“罂粟花”,对一些人群而言或许不恰?罂粟,俗称鸦片,这个名称令人联想历史上发生在遥远东方的国运之战──鸦片战争,也令人误会与东南亚“金三角”的毒贩走私物罂粟有关。虽然加州的Poppy并非生产毒品的罂粟,毕竟俗称鸦片的罂粟在东方太过臭名昭著。2010年11月,英国访中团在北京就曾因佩戴罂粟花饰发生尴尬。为纪念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英国把这天作为他们国家的“烈士纪念日”(Remembrance Day)并佩戴塑制罂粟花,直至今日,11月11日的11点钟,全英都会静默致哀两分钟。

那次英国访中团恰好于11日前后前往人民大会堂,团员胸前都佩戴着罂粟花饰,以纪念本国为国捐躯的烈士,但在中国人眼中罂粟就是鸦片,鸦片战争在历史上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中方不能接受从而引发外交风波。作为罂粟科之下,称为罂粟花的植物项有七八个属,譬如:罂粟属、花菱草属、绿绒蒿属等,我们可否从中挑选一个比较雅致的植物名称,替代罂粟作为非专业领域广泛使用的名称呢?也许罂粟属(Papaver)的虞美人(Papaver Rhoeas)是为一般民众使用的不错名称。

山坡上都是踏春的人。(Getty Images)

山坡上都是踏春的人。(Getty Images)

一朵花能在不同的地方和国度,引起热烈的人间反应,又被赋予正反截然不同的含义,除了罂粟花外我举不出还有何种。不论其他仅叙当下,我们加州人对于春天里盛开的罂粟花热,完全中性既不褒也无贬,是人们抒发心中对于大自然的热爱,可由诗文为证:“烟云三月下南丘,山青橙黄花欲然。昨今沛雨浥行谷,前后彩丛醉浅深。结伴阡陌觅芳华,不缺沾花少年情。”


    推荐资讯

    2019纽约车展 多款新车抢先看

    21小时前

    华人私带800磅海鲜闯关 货遭销毁 人收传票

    21小时前

    女留学生详述性侵细节:刘强东称“你可以成为邓文迪...

    21小时前

    刘强东案28页民事起诉书曝光,所有细节都表达“不...

    21小时前

    纽约时报:郭台铭选总统 享有这3大优势

    21小时前

    推荐分类

    出租雅房Rosemead

    2小时前

    保险代理公司招聘兼职或者全职

    7小时前

    低价甩卖按摩枕20每套

    9小时前

    福特轎車

    20小时前

    次卧出租

    3周前